你原来知道的管理学都是错的

  • 时间:2020-06-29 08:40
  • 作者:电竞app
  • 阅读:

  而今天书单君跟大家介绍的这本《认识管理》,来自著名的管理大师德鲁克本人。

  在德鲁克看来,管理学并不像人们普遍认为的那样,是一个人或机构如何赚钱的学问,而是要其中的每个人在工作中,都能更健康、更少痛苦、更好地发挥与生俱来的潜能。

  比如很多人还在使用传统的“胡萝卜加大棒”式管理,却不知现在已经迈入了知识型社会。知识工作者的崛起,会给这种传统管理带来巨大挑战。说白了就是,很多人会不吃这一套,还很反感。

  在《认识管理》中,德鲁克不仅展现了他那套条理有序的知识体系,还试图帮助读者增强理解和思考能力。

  看完你会认识到,他头上那顶“现代管理学之父”的帽子,其实是人家给他戴矮了。

  在人们真正相信的地方,巨大的恐惧仍发挥着推动作用。一种“治疗”酗酒的新方法取得了令人完全意想不到的成功,证明了这种观点。

  据说人人都知道真正的“酒鬼”无法戒酒,直到穷困潦倒为止,但许多雇主现在发现,如果告诉酗酒的工人若不戒酒将被解雇,并把相关情况通报给他潜在的新雇主,使其不可能找到新工作,那么很大比例的酗酒工人确实能够戒酒,而且是永久戒酒。

  但除了这种特殊情况,曾经有效的大棒——巨大的恐惧,在今天发达国家的管理者手中已经不再能够推动工人富有成效地工作。试图使用小棍子,也就是残存的恐惧,是极其愚蠢的。

  当然,任何组织都需要纪律手段,但其作用和目的在于处理小摩擦,而不能产生推动作用。如果纪律被误用于推动工人工作,就只会造成怨恨和反抗,反而会产生负向激励作用。

  作为胡萝卜的物质回报,并没有像令人恐惧的大棒一样丧失作用。相反,胡萝卜方式已经变得过度有效,以至于必须谨慎使用。换言之,该方式已经变得过于强大而变为一种不可靠的工具。

  现在几乎每家报纸的周日版都会刊登一篇博学的社会学家或哲学家撰写的关于人们正在超越物质层面的满足的文章,而同一份报纸的工作日版或周日版的头版,总会报道各种员工群体(教师、电工、记者、消防员、售货员、码头工人等)正提出有史以来最大幅度的涨薪要求或已经获得最大幅度的涨薪。

  实际上没有丝毫证据表明上述群体已经超越了物质层面的满足,相反,富裕意味着人人都相信物质回报是而且应该是唾手可得的。

  美国劳联的主要创始人、直到去世前一直担任主席的塞缪尔·龚帕斯(1850—1929)曾经用一个词概括工会的目标——“更多”。如果换作今天,他肯定会把工会的目标改为“多得多”。

  无论人们如何歌颂反物质主义,它始终只是个神话。起码迄今为止,现实是无可争议的,人们对更多商品和服务的期望日益增长。

  起码在可预见的未来,这将意味着给人们带来满足的因素将以更快的速度从商品转变为服务,随之而来的是从物质密集型的需求和购买转向劳动密集型,尤其是“知识劳动密集型”的需求和购买。

  而日益增长的原材料价格和生态成本,将对人们比以往更多甚至多得多的金钱需求产生火上浇油的作用。

  正是人们对物质的期望日益增长,使作为物质回报的胡萝卜越来越成为一种效果平平的推动力和管理工具。

  要想推动员工热情投入工作,所需的加薪幅度必须更大才行。随着人们的所得越来越多,他们甚至不会满足于小幅增长,更别提降低了,他们期待的是大幅增长。

  如今,几乎每个发达国家都饱受无情的通货膨胀压力困扰,这当然是主要原因之一。数年前,5%的年工资增长率会让人们产生极大的满足感,而今,卡车司机、教师、医生等纷纷要求40%的年工资增长率,预计实际会达到20%的年增长率。

  这可能是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的一种表现形式,即一种需要越接近被满足,要获得同等的满足感需要的所得就越多。

  但是,人们对获得物质满足的要求越来越多,同时伴之以价值观的改变,这根本不符合马斯洛的设想。经济激励正日益成为权利,而不再是回报。加薪以往都是对卓越表现的回报,但很快就成了一种权利。管理者拒绝给员工加薪或只允许给少部分人加薪变成了一种惩罚。

  无论如何解释,日益增长的物质奖励需求破坏了其作为激励因素和管理工具的作用。管理者必须尽量淡化物质奖励的作用,而不是将其作为胡萝卜。

  只要大幅(而且是不断地大幅)加薪被作为一种激励因素,使用物质奖励就会弄巧成拙。预期的激励效果有可能会实现,但成本将高出收益,会消耗掉提高的生产率。在管理人员的优先认股权及额外薪酬计划、其他层级员工的加薪和奖金等方面,这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幸地成为现实。

电竞app

上一篇:夏天没有空调怎么降温怎么自制小空调? 下一篇:管道工具有哪些应该怎么使用?